翻译官代孕公司
选择我们,没有遗憾
服务项目
图文展示
代孕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代孕公司 >
不孕症提问生命、爱情在试管中相逢(2)
来源:http://www.fygom.cn  日期:2019-04-13

  我把从医生那学来的用了整整一晚上对他进行扫盲。临去医院前,我俩还学习讨论了两天卵子精子怎么相遇的问题。比如“卵子每月生成一次,一般每次一颗,从卵巢排出后,就由输卵管向子宫进发。”这段在任何一本生理教科书中都能找到的话,他说怎么以前从来没读过,现在他背得脸红心跳。我说不孕症提问生命、爱情在试管中相逢(2),我们的问题是在哪相遇?卵子和精子怎么相遇?你在家里一看这段话都脸红那怎么行,就象谈恋爱,本来两人自然认识还免不了尴尬,我们呢,中间必须加一媒婆,如果你不大大方方出手,怎么恋爱?

  所以,我们遇到的最主要的是心理问题。不光是他,还有我。心里没底,不知道这个媒婆会让我们做什么?我们第一次出现在医院时就跟搞特务活动一样。鬼鬼祟祟的,可很快发现那里的人个个都挺坦然,医生也挺和蔼。先要我俩分别进行先期检查。女方包括常规妇检、监测排卵和激素抗体等;男方是精液常规、血尿常规、激素测定和肝功等,这段前期检查折腾了我俩近两个月时间。丈夫早就被折腾熟了,直说这辈子也没这么三天两头跑医院过,最难的是还得背着单位,他不愿让单位知道,我说反正是我无能又不是你,怕什么,他说你我不都一样。咱不能让人都知道孩子是试管出来的。

  这可能是大多数去做试管的夫妇共同心理。本来这就是隐秘的事。何况大夫说成功率并不高要有思想准备。好多医院有这方面的业务,好多夫妇也花费了不少钱,一次次试,但真生下孩子的挺有数。

  特别有压力。因为我的子宫情况并不是很理想。等待我的卵泡成熟又需要大概一个月经周期的时间,开始是用一特殊的药物往鼻子里喷,达到促使卵泡分泌的目的。这些都在门诊完成。等到把成熟的卵子和采集的精子置入实验室培养基,3、4个月过去了。

  那天,大夫告诉我们前期完成,就等植入母体子宫时,我俩突然都对这个选择产生了动摇和怀疑。这真的能生出孩子?而不是生个老鼠、猴子什么的?以前总是在书本电视上看到实验室里有老鼠动物,总觉那地方(实验室)是跟动物打交道的地方,瓶瓶罐罐里怎么会装下人?挺荒唐的感觉。丈夫更怀疑担心的是,怎么能保证就是我俩的孩子?他说在报纸上看过一美国佬当医生用自己的精子“帮助”上千上万个女人生了“自己”的孩子。他说特想进那间实验室看看属于我们俩的那根管子。看见了他才安心。我说看了你也不懂,再说那地方是无菌室,除了医生谁也别想进。

  那些日子,我俩过得颠三倒四,满脑子都是孩子管子、满嘴疯话,兴奋的像扎了吗啡,说给你听你可能以为我俩有毛病了,整个人的精神都恍恍惚惚。

  手术那天,就是把受精卵植入子宫这天,丈夫被隔在门外,大夫让我躺下,前面有B超机有显示屏。我躺下又坐起来,天哪,心都快跳出来,一躺下就憋得喘不出气,大夫说看你紧张成这样,一点不痛,就跟检查妇科一样,我从屏幕上就能找准位置,把它送进你的子宫里去就行了。她还直跟我说,要是在过去可受罪了,得把肚子切开放进去。后来又用*窥视镜。现在,你看就用这个,扩张器推进去就好了。

  有点痛但忙说,我不是怕痛,我也不知当时怕什么,老实说也没想能不能“种”上,就是特别恐惧,觉得这事太悬乎了。背着同事朋友,背着父母,我俩鬼鬼祟祟了近半年,说出来还不把他们给惊着。

  后来,我俩才知道,试管真正悬乎的阶段要到植入母体三四个月时,因为那时流产率特高,一般都在这时前功尽弃。好在我俩事前不知道,没心理负担,觉得只要种上了,种到子宫里,没种进输卵管就万事大吉了。三四个月的坎就顺顺当当迈过去了。

  知道真正怀上了,心里那高兴劲就别提了。丈夫说他实在不能自己偷着乐,得向丈母娘、朋友、同事通告去。我说别乐疯了把“试管”捅破了。当然,我不能把这么大事瞒着妈。

  整个怀孕挺顺利。除了我子宫里的积瘤也跟着孩子一齐长,大夫说一齐剖就能解决问题。比起别的孕妇,我还享受了一般孕妇享受不到的医护人员的热情和耐心,我是她们的科研成果呀。

  剖腹产前,我的情绪特激动,和那么多正常的孕妇在一起时,我总会暗暗地想,我的孩子是最独一无二的,最独特的,因为她不仅属于父母的制造。转脸又想,比起那些自然的孩子,她的生命能达到最优吗?特担心她会不会缺胳膊少腿。

  后来在手术台上,占满我脑子的就是对她长什么样的各种猜想。所以打麻药时我特不情愿,不想糊糊乎乎见到她,我要努力清醒着。

  结果,医生说看一看你孩子啊,挺好的。我见她第一眼时,头脑真很清醒,可我仍觉得像做梦,她长的到底像谁呀?我怎么看不清呢?我急得不行,你知道这是我们夫妇的心病,总担心那根管子里培养出来的是谁,是我们的孩子吗?我就不让他们抱走,傻了似的看了不知多久,护士不耐烦了,眼看着她抱走,我就使劲喊,先让我丈夫看看啊!

  我记得当时留在屋里的医生都哈哈乐。我真的做母亲了?我躺台子上想,得见到丈夫他亲口告诉我说是,我才能相信……

  助孕技术魔法无边。

  自第一例试管婴儿1978年在英国爱丁堡大学的试验室诞生至今,短短20年试管婴儿已发展到第三代。第一代解决的是女性不孕,着重点是母体输卵管不通造成的生育障碍(如雷文);第二代解决的是男性不育,如丈夫精液稀薄以致精子质量低下不能成活;第三代是提高生命质量,在人工受精中进行优选,确保试管婴儿优质成活。

  生命不断发展,生育的形式也越来越多。据说目前世界上发明和正在研究的人类生育方式已多达10种:

  自己的卵子和他人捐献的精子相结合;

  捐献的卵子和自己的精子相结合;

  捐献的卵子和捐献的精子相结合;

  女方孕育另一对夫妇的受精卵;

  夫妇二人捐献的卵子和精子让它们结合后在另一女性的子宫孕育分娩;

  来自两位捐献者的卵子可同时受精并植入女方体内,生出来的双胞胎有不同的基因母亲;

  不久的将来,捐献的卵子经改造还可含有女方的基因成分;

  ……均属试管婴儿范围。

  中国的第一例试管婴儿诞生在1988年,现在共有500多个试管婴儿。也许对于普通的中国家庭来说,一个试管婴儿花费人民币约6000元,钱已不是不育家庭的主要负担,成功出生率19%的限定,及观念和伴随的心理问题,才是许多不育夫妇没有选择试管技术的最大障碍。

  与克隆人的争论一样,试管婴儿也存在社会和伦理问题。其中涉及的心理问题,尤其是女性在孕前后和产前后反映出的心理困挠,是有别于自然受孕,极其独特的心理体验。比如,孕母觉得从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起,人们就会把他(她)当作一个特殊的孩子另眼相看,母亲总是担忧这种特殊性会不会伴随他(她)一生,会给孩子的成长和发展带来什么问题?比如,雷文曾反复与我讨论过,她要不要等孩子长大时把她的出生背景告诉她?具体说,这篇文字该不该让女儿看见?如果她真知道,会不会对她造成伤害?还有更严重的问题,比如,假如女性接受的精子不是自己丈夫的,那这个孩子的真正父亲究竟是谁?作为妻子,会不会在家庭生活里因此产生心理困挠,担心孩子长大后对自己没法做自我评价?

  我想,我们目前真的是无能力或者说还没来得及顾及、评判试管技术的运用会对我们及下一代造成什么样的冲击,法律的、伦理的、心理的……

  其实,试管婴儿的发生是与人类生育史同步的。人类的生育史也经历过三阶段:生育、不育、节育。第一阶段是生育能力的听其自然;第二阶段是限制生育,许多国家和地区追求的是单纯的人口数量的下降;而第三阶段的节育包括两个内容:人口数量的下降和生命质量的提高,不育的要给予生的权利,生育的要确保质量。

  也许未来人类注定要接受“用克隆技术制造人”、“男人怀孕生子”、“完全体外受精孕育”甚至“动物替人类孕育子女”……技术是个魔术师,技术对人存在的根本性颠覆才刚开始。但愿它展示给我们的试管里,会首选爱情做试剂,不然,我们的心会没着没落,会感到挺凄凉。

  

  了解育儿知识,看育儿博文和论坛,上手机新浪网亲子频道 baby.sina.cn